碳酸樊烟

hey你好,这里樊烟,主APH/农药/AOTU/GF
副vc/v+ 重度露厨,沉迷大小姐和子休,还是个世界第一雷狮厨,超喜欢rin len和墨姐。然后就是,cp向的没啥雷点,有粮就吃(除了腐向极东x)

是超级潦草且超级不负责的摸鱼(…)
总算补完小英雄了,在跳坑边沿反复横跳(?)
(为什么绿谷的头发要这么难画T T,猛男落泪)

宇宙第一的海盗团团长生日快乐,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(?)
急急忙忙总算是赶上了,bug和细节请忽略掉吧…!💦
是因为狮哥才入了凹凸,算算已经快一年了!对他的爱与日俱增!!✨

元宵节快乐,是黑芝麻馅的汤圆!

〔西汉〕依旧有毒的脑洞。

  我是韩信。
  故事发生在昨天。

  但在这之前我要先讲一下故事的缘由。

  这不是到夏天了吗,天气变得很热,紫外线也强了。

  我跟军师都很想让君主买个空调啊什么的来凉快凉快改善一下生活,毕竟不管是整天在野区窜上跳下,在中路面对放火的安琪拉,还是满场瞎传送都是很热的。

  谁不希望一回去就能吹上冷风呢?

  可君主不同意啊,说什么经济太紧张了最近。万般无奈下军师建议我先把护额拿掉,他说我整天那么捂着看起来都很热很闷。

  然后我觉得很有道理就摘了下来。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重言你”
  “噗嗤。”

  ——???

  我不知道为什么君主突然就笑了起来,连军师也是忍俊不禁。万般不解时军师递过来了一面镜子,我有些不明所以,我帅我知道,但是在两个大老爷们面前照镜子总觉着很奇怪。然而在好奇心驱使下,我还是在鄙夷的看了刘老三一眼后接过了镜子。

  然后我就看到了,原本在护额下的皮肤和其他无任何遮盖直接接受阳关照射的皮肤,它们的颜色……不一样。

  军师瞧我瞧得越来越忍不住笑,我瞪了他一眼,然后灵机一闪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一把夺下他的单片眼镜。

  后来?
  后来我们俩把笑得不能自已的刘老三扔在屋子外面晒了一中午,他现在是我们当中肤色最性感的。

〔酒鱼〕我的一个剑仙朋友(壹)

*
#李白第一视角
#ooc大概
#文笔依然幼儿园
#慎点




   往昔里征召一令召我于战场,困于包围却无半点慌张。执剑厮杀,见红后便更是狂妄,三人已葬于龙泉剑下,仅剩那翠绿衣裙的女子丝血狼狈逃开,正觉草丛间悉悉索索,定是她藏身之处,得意奔去要取了四杀,却忽的迈不动腿,定睛看去仅见几叶青蝶萦绕我左右,恍惚间青蝶化开,猝不及防又添了新伤。
 
    经恶战一场难以全身而退,本就血不多矣,现更是受不得丝毫攻击,怕是要终结于此。正要妄图生路,只听身后一人声。

“剑仙莫要追了罢,周权当未曾见过剑仙。”

    那人语毕便失笑摆手吩咐大鱼游入草丛。

    彼时正值黄昏,橘光略染他面庞,鎏金瞳眸中似有世间万千美好,只瞥一眼便沉醉其中,如饮陈年好酒,叫人好不心动。

    再遇时是长安街头,彼时我正遇蹉跎,终日以酒为友,叩瓷为乐。

    偶然抬眸又撞入他眼瞳。青衣如旧,仍是默看世人风流。忆起那日初逢,至今都觉如在梦中。不禁动情,却是无缘再相逢,今日有幸再撞见,只见他面色清冷,自始至终也没能望我一眼。

    也许我是该沉醉装疯,搏他流转眼眸,又拥他入怀中,细诉往日心头悸动,任旁人惊动。可终是作罢,只得默声饮酒,看他模糊背影消逝在吵嚷声中。
   

“罢,我且一人归去!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脑洞来源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,以这首歌的名起了题目,在这里解释一下。因为我们平常给别人讲自己的事时,总会以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怎么怎么样了。”这样的方式,而歌的内容却是以第一人称叙事,这首歌也就特别在这个地方。我语言表达能力也不太好,详细的看网易云的评论吧xx
也许会写续,但很大可能是个坑吧x

〔有毒的脑洞,当段子看吧〕一把枪引发的惨剧

*
#bug有
#ooc归我
#双枪,西汉组有 


 

  前些天刘邦改版,明个正巧刘邦要上场,可是版本还没适应。 于是张良出招 让韩信把对面子龙的枪偷过来 ,没了子龙carry,剩下的人也不足为惧了 ,于是跳跳连夜偷了赵云的枪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赵云来到西汉组的营前。

“韩信前辈……云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“子龙莫要客气,请讲。”

“今晨云起来,本要照例习武,可却寻不得龙枪,今日还有一战需云上场,能否……借前辈枪使用一日?”

“……啊,自是可以,记得归还便是……”

赵云拿了枪,谢过了韩信然后转身离开。

韩信心想:????啊????我不是白偷一趟???

张良:“所以你是说,赵云不但不会受到影响,反而你的枪……?”

“又有何妨?我今天又不用上……”

“雏儿!!!!李白偷鲲被狄仁杰抓了!!队里没人打野,召唤师让你上场!!”韩信话还没说完, 刘邦就推门而入。

“可是我的枪被赵子龙借去了。”

张良:“要不,你用他的枪吧,又不一定会匹配到一起……”

“是啊,子房说的有理!”

“那……好吧”

【敌人还有五秒到达战场,请做好准备】

“应该,没问题吧……” 韩信手里拿着赵云的龙枪,心里七上八下。
  然后掏了半个野区后,他发现  子龙的枪,赞  从此爱上这种感觉

“怪不得见他平时操作如此高端,原来是这枪好。”

“是吧前辈,云也觉得这枪好极。”

赵子龙面带和善的微笑,拖着韩信的枪从草丛走出来

该来的总会来

赵云 击杀 韩信

赵云 双杀 韩信

赵云 大杀特杀 韩信

张良:君主你去看一下吧,出人命了



好几天之前的脑洞了,只讲给了自家关系 @转瞬即逝的理想国 听,今天搬过来报复报复社会x有几句是关系的脑洞,我一并搬过来了。

〔酒鱼〕以酒为饵

#有些反季节bu
#ooc有
#幼儿园文笔

  明是初春却飘起雪来,一时起兴,遂唤来大鱼,棹舟游于江上。

  说是飘雪不如说是落冰,手指接住的并非往日里如似柳絮的雪花,而是凝成微粒的晶体,跌砸在脸上生出若有若无的疼痛。

  隔着舱室轻纱,江外青山好似退了其正色,又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 炉上酒尚有寒气,待煮沸便提壶腾至酒盅。却忽然间轻纱飘起,舟随之摇动。此是自己早先与大鱼交代,如是有何情况便以身晃舟三次,数时却不曾等来余下二遍,只闻得大鱼鸣了声便拍尾而去的动静。正心中默道应是他至,遂鲲走之,轻纱掀起,余光仅见来者那头绛紫长发与狐兽之耳,身着一袭奢华狐裘,接而嗅到股草木香。
 

  却也不在意此人,继而清理方才洒出的酒水,始而无言。又不出所料,那不速之客耐不住性子提嗓。

  “庄贤者好雅致,天大寒而泛舟江上,衣单体弱,不怕再日患风寒卧床无力起身?”

  终是抬眼对上他目光。轻笑曰:

  “非也,浅陋之见。昔日姜太公只竿无饵钓天子,今周无竿无饵钓狐罢。”

  “无竿、饵怎钓?”



  “以酒钓之也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几天x好吧是三月份x下春雪就瞎写了点。
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接着写,这完全就是突然卡住x